攜帶靈泉空間我攻略了大佬章節目錄程夕荷魏南謙小說閱讀

時間:2021-04-14 18:36:06 作者:大成 熱度:188℃

程夕荷明顯感覺發簪嵌入肉中,如針扎一樣。

痛感激起她的怒火。

手指彎曲,摳住魏南謙腕骨,一個巧勁,只聽嘎嘣一聲,掰斷對方手腕。

錯骨搏斗,是她在部隊,專門訓練的一項。

為了練就手指力度,整日用手指練啞鈴。

這種錯骨搏斗,不會令骨頭碎掉,但是骨頭錯位刁鉆,除了她,無人能解。

魏南謙右手瞬間垂掛,毫無力氣。

暗罵不好。

他快速用左手制止對方。

不料。

程夕荷起身,轉身瞬間,扣住他手臂。

肩膀斷了。

程夕荷一腳將他踹倒在床,抬腿用膝蓋按壓其后背。

雙手捏住其腳腕。

腳脖子斷了。

轉既。

程夕荷雙手移動。

膝蓋斷了。

片刻。

程夕荷橫跨起身,對準他后腦勺,抬起他的臉。

下巴斷了。

但凡關節處,都斷了。

程夕荷將他翻過來,拍拍手后,用腳狠狠的踩在他的臉上,還特意碾壓了幾下。

居高臨下的看著他。

一臉嘲笑道:將軍,滋味如何?

一系列動作,讓魏南謙毫無還手之力。

癱在床上的魏南謙,覺得自己堂堂七尺男兒,戰場殺伐都奈何不了他,此刻卻被一個女人踩在腳下。

簡直是奇恥大辱。

可全身關節松散,手腳如提線木偶,下巴無力,連話都說不出來。

程夕荷見他下巴瑟瑟發抖。

遲疑片刻,笑道:忘了你不能說話了。

語畢,蹲下身,將他下巴復原。

魏南謙咬牙切齒:你找死。

程夕荷蹲下,無聊的她,對魏南謙一會兒掐一下,擰一下的。

還嬉皮笑臉道:天道好輪回,現在,你能把我怎么樣啊?

魏南謙咬合的牙齒咯咯作響。

雙目猩紅嗜血。

緊繃的面部,導致青筋凸起。

你!

話剛出口,魏南謙覺得手背有一股冷流進入身體,不一會兒的功夫,意識開始渙散。

視線低下。

不知何時,一個戴著針的,細細的管子扎進手背的血管中。

你對我做了什么?

話音剛落,他便沉沉的睡去。

程夕荷將推完的麻藥針管丟掉,下床,找到筆墨。

湊近魏南謙,咯咯直笑。

不一會兒,得意道:這就是你欺負我的下場。

隨即,瀟灑轉身離去。

次日一早。

魏南謙清醒。

依舊無法動彈。

立即喊來守夜的小南子,讓他去請了大夫。

可是好幾個大夫看了一眼就走。

最后一個大夫出來的時候,小南子連忙抓住問:如何了?

大夫只是搖了搖頭:如此手法,見所未見,我無能為力。

就在這時。

小南子聽見屋內一聲大喊:去請太醫。

小南子一刻不敢耽誤,立即出了門。

與此同時,前來看戲的程夕荷,一直在旁觀。

巧菊不可思議的問:夫人,您把將軍怎么了?一早上將軍府就忙進忙出的。

程夕荷做了一個噓的手勢。

不一會兒,太醫趕來。

太醫左看右看,良久,也沒給個說法。

魏南謙急了,問:怎么樣?

人人得知,魏南謙是出了名殺人不眨眼,戰場上的鐵面將軍。

年輕有為,且皇上都要敬畏幾分。

太醫擦了一把汗,跪地,惶恐道:將軍,這個是臣從未涉及過的領域。而且,此手法顛覆了斷骨常識,恐怕接骨大夫,也是束手無策的。

魏南謙惱羞成怒,不耐驅趕:出去,出去。

太醫嚇得后退幾步,提著藥箱就走了。

魏南謙腦中閃過一句你會求我的,這句話。

便看向小南子,問道:夫人呢?

一早上就在門口等著了。

讓她進來。

將軍,您不用先洗洗臉嗎?

快點。

小南子閉上嘴,出去請程夕荷。

片刻。

看見進來的程夕荷,魏南謙寒氣逼人道:這些年,看來是我低估了你。你隱藏的夠深的!

看見魏南謙生活不能自理的樣子,程夕荷內心大呼爽快。

她一臉得意的樣子,說:誰還沒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了?

魏南謙面部猙獰:快給我治。

程夕荷挽著自己的一縷長發,趾高氣昂,幾乎用鼻孔看著他,說:求我。

魏南謙恨不得把她大卸八塊,可現在又只能順著對方。

他收斂鋒芒,低聲細語,嘟囔了一聲。

程夕荷手放在耳邊:啊?你說什么?我聽不見。

魏南謙氣急敗壞,威嚴和尊嚴全部拋之腦后。

大聲說:求你了。

程夕荷揚起得意的笑容,這才湊過去坐下:治你可以,不過,你得答應我兩個條件。

別太過分,我大可現在就殺了你。

你能動嗎?

一句話,徹底打破魏南謙的逞強,他軟了下來,問:什么條件?

程夕荷勾起嘴角,從懷里拿出昨晚寫好的休書,道:第一,本姑娘要休了你。第二,給我道歉。

話音剛落。

一股寒氣襲來。

你爹害我家破人亡,我讓你活著已經是對你的最大寬恕。

魏南謙這輩子都不會忘,家人躺在血泊里的場景

程夕荷嚇了一跳。

就算她經受地獄般的訓練,也對魏南謙處于憤怒狀態下的威懾,產生了惶恐。

其實,不怪魏南謙恨意這么深。

畢竟從恒王案來看,是原主對不起他。

程夕荷嘆息:冤冤相報何時了,今日我治你,也算是兩不相欠了。你答應我第一個條件就好了。

說著,把提前寫好的休書,擺在他眼前。

聽見她說要走,魏南謙內心深處咯噔一下。

冷冷的說:我的恨,絲毫未解。我要從你身上一一討回來,你休想逃。

程夕荷無語了。

好說好商量,這人怎么不開竅?

程夕荷抬起他的手臂,晃了晃,特意提高音量問:你說什么?

魏南謙動動手指都難上加難。

這般身子,怎么帶兵打仗,如何完成父親一生對將門世家的期望?

忍耐,說:好,我答應。

程夕荷為了有所保證,掰著魏南謙的手指,按下了手印之后,將其收起。

魏南謙失落的眼底深處,閃過一抹憂傷。

程夕荷這才開始給他治療。

魏南謙看著和昨晚一樣的針管,蹙眉道:你干什么?

程夕荷無奈的瞟了他一眼。

我把你骨換錯了位,可要比平常接骨疼上百倍

說到這里,她頓了頓。

這個魏南謙把她折磨的不成樣子,不讓他疼,豈不是便宜了他?

索性,直接上手。

清脆的接骨聲和發悶的疼痛聲融合在一起。

接骨結束后。

為了自身安全,程夕荷直接一針麻藥伺候上。

聲明: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自行上傳,本網站不擁有所有權,未作人工編輯處理,也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。如果您發現有涉嫌版權的內容,請聯系郵箱3453598449@qq.com,并提供相關證據,工作人員會在5個工作日內聯系你,一經查實,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。

相關推薦

哪个网站可以看裸体美女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