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媒体

萤火虫

2018-08-10 13:43:19 作者:郑建华 来源:我司萍乡(烧成车间)
    盛夏的野外,萤光似火夜照田间小路的正是那流光溢彩般的“小精灵”一一一萤火虫,一闪一灭忽暗忽明犹如一盏引路的小明灯,而那“掌灯的”飞舞着翅膀闲游在夜幕繁星下,时而千回百转,却在清风里更显明亮。
    摇动的蒲扇,袅袅的一杆青烟,一壶清茶串起父辈们那时消遣纳凉的习惯。那时,风格外的清凉!顽皮的“拖光”深藏在记忆里,偶尔想起过。网住了几只,紧紧的捂住瓶口,生怕它飞走。拉黑了灯,将它放在床头趴卧着一动不动的看着它们,寻思着光的来源。那时,生命早以张开了翅膀。
    “萤火虫,挂灯光笼,飞到西来飞到东...” 落入草丛里或是飞到树梢,时儿追逐俩俩,时儿蝇头乱窜,或是聚集在一起变化成一道“萤流”,像似一片“光海”却是它们的“情海”。即使虫鸣蛙叫也无力遮挡那黑空里的“崩涛情浪”,黑暗的夜空繁星点灿,越是黑漆漆越显的明亮,是耀眼的星儿深藏在天际墨色里窥视夏虫多情的画面,还是用那千分之一度的温热寻觅着千分之一的温情,或许是萤虫微光里有着对未来的展望和我们对过去的挚爱与怀念。
    时光飞逝,转眼在即,儿时的我们可有过“囊萤夜读”,可曾明白这点点光亮是生命兑变中的一闪,它是那么的微小,但却不会是渺小。还是否记得昔日点点萤光下内心的期盼与等待,还有在那田间路旁,小河清溪,苇萎枯草,清荷伴月中是我们追忆童年童话般最柔软的纯真与美好。而我相信,生命的本相不会在表层,而是在极深极深的内里。
    风雨来临,一片杂乱的声响骤起,雨打着窗台,透过千丝万线编织的水幕,看到它依旧在飞舞,看着它那风雨中不灭的光芒仿佛更加明亮。
    其实太多太多的光源来自于生命的本身,萤火虫即是那用生命发光的“勇士”,在无边的遐思中可曾忽略过它,或者静心聆听那淅淅沥沥的雨打声音中有多珍重那片生命的光,是否会用我们的生命体验它的生命,用我们的思想体验到必须像敬畏自己生命一样敬畏所有生命,一切将悄悄的拥有。
    静静的水面,映照着远处朦朦胧胧山的轮廓,那“云烟”还未散去,是村舍驱蚊时扎紧的稻草把子还未熄灭。那虫鸣蛙叫声再次响起,是这静寂安祥夜下的又一个招唤,呼吸着乡村独有的味道,期待着它提亮了“灯”一次次的归来。
    盛夏,伴听知了的鸣鸣,夜幕下清风掠过,好一丝凉凉!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被风吹过的夏天
10.8K